金道銘
  華夏時報記者 慄澤宇 北京報道
  山西腐敗窩案愈演愈烈。
  截至目前,共7名省部級“山西系”官員被查,籠罩山西政商兩界多年的“游戲規則”正在瓦解,整個山西的官商心態也在悄然發生改變。
  而在山西的反腐重鎮呂梁市,包括現任市長在內的前後5位市級領導被調查,呂梁本土富豪榜排行前三的企業家無一幸免。
  在反腐風暴愈演愈烈的同時,一場企業危機潮同步到來,在這個煤炭行業最灰暗的時刻,藉機重建成為唯一的選擇。
  山西“大老虎”
  9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劉雲山與中組部部長趙樂際一同為山西政壇帶來了新任省委書記王儒林,原山西省委書記袁純清轉任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
  山西省級官員倒下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是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金道銘——2014年2月27日,中紀委宣佈金道銘被調查。
  彼時,中央巡視組剛剛於3天前的2月24日向山西反饋巡視意見,認為山西在黨風廉政建設方面,少數領導幹部利用職權謀取利益。因此,金道銘被查被解讀為巡視組的直接成果。
  去往山西的巡視組於2013年11月進駐山西,組長葉冬松擁有20年的地礦、國土系統工作經驗。
  此後,圍繞山西煤礦和土地開發方面的問題,多名省部級山西本土官員被調查。
  4月12日,中國科協黨委書記、原山西省委常委申維辰被帶走調查。儘管已經離開山西,但申維辰被調查的原因則指向山西任職期間,而申維辰的落馬也僅僅是個開始;6月18日,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長杜善學,山西政協副主席令政策同一天被帶走調查;8月23日,山西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聶春玉,太原市委書記陳川平再次於同一天被帶走調查;8月29日,山西官場再現“梅開二度”,山西省委常委、統戰部部長白雲,副省長任潤厚同日被調查。截至目前,山西被打掉的省部級“老虎”已有7位,其中4人為現任山西省委常委。
  而在反腐重鎮呂梁,已初步形成“窩案”態勢。上述聶春玉、杜善學、白雲均曾在呂梁任要職,而呂梁當值幹部亦有多人被調查,其中包括今年2月被調查的市長丁雪峰,5月被帶走的副市長張中生,及8月被調查的呂梁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鄭明珠。
  反腐下的呂梁
  山西無疑是當前反腐的重點,而始自丁雪峰買官的呂梁反腐案無疑是山西反腐的重點之一。
  呂梁窩案的核心是聶春玉,2003年聶春玉從山西省政府改革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的職位上調任呂梁地委副書記,彼時呂梁撤地設市,一年後聶春玉成為呂梁市長。2006年2月升任呂梁市委書記,直至2011年進入省委常委。
  聶春玉在呂梁主政期間,山西省進行了兩次煤改:第一次是2005年的產權改革,第二次是2007年的資源整合。而山西煤改恰恰始於呂梁,其標誌是2002年邢利斌8000萬收購興無煤礦。
  獲益煤改福利及煤炭市場的迅猛發展,呂梁從貧困的革命老區蛻變為山西工業重鎮。2011年聶春玉升任山西省委統戰部部長時,呂梁經濟總量首次突破了800億元,同比增長21%,總量全省排名第四,增速全省排名第一。
  煤改讓呂梁成為山西私營煤礦最多的地方,“煤老闆”成為當地特產之一。聶春玉們藉此得以高升,而邢利斌們也因此富甲一方。
  “過去十年的呂梁,權錢交易的意識根深蒂固,‘當官靠錢買,買官能賺錢’在呂梁根本算不上秘密,當官發財甚至成為判定‘成功’的標準。”呂梁籍媒體人楊先生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楊先生表示,反腐風暴席卷山西後,呂梁官商心態正在發生改變。“一開始大家是不相信反腐會離自己這麼近的,現在沒有人不相信了。”
  過去十年,呂梁憑藉豐富的礦產資源優勢,從一個貧窮的革命老區蛻變為山西經濟重鎮,同時也締造了大量山西富商,但在這場反腐風暴中,呂梁的富商同樣難逃命運。
  目前呂梁本土富豪榜前3位的山西聯盛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聯盛能源)董事局主席邢利斌、山西大土河焦化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山西大焦化)董事長賈廷亮、山西中陽鋼鐵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陽鋼鐵)董事長袁玉珠均已被帶走調查。
  算上在呂梁投資的華潤集團宋林,涉呂梁市長丁雪峰案的富商周濱,昔日富商的風水寶地呂梁,如今已經成為他們的滑鐵盧。
  另一種開始
  席卷呂梁的並非只有反腐風暴,伴隨而來的還有一場企業危機潮。
  柳林縣的聯盛集團在柳林是首屈一指的企業,但隨著邢利斌被帶走調查,聯盛集團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也讓聯盛重組案陷入迷霧。
  據聯盛集團一位員工向《華夏時報》記者介紹,聯盛的工資拖欠已經愈演愈烈,其所供職的洗煤廠目前已經陷入停工狀態,失去掌門人邢利斌的聯盛集團陷入了危機。“柳林有一半人都和聯盛有關聯,如果聯盛就這麼倒了,我們所有人都要重新考慮生計問題。”
  9月5日,《華夏時報》記者從多個信源獲知,邢利斌的90後獨子,已於剛剛過去的8月接管聯盛集團的最高權限,成為聯盛集團新的掌門人。這也為聯盛集團未來的命運增加了更多的變數。
  與聯盛集團經歷了5個月的動蕩後由年輕的繼承者接任不同,剛剛失去企業靈魂的中陽鋼鐵目前生產秩序並未受到影響。據中陽鋼鐵一位工作人員私下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中陽鋼鐵對緊急狀態似乎早有準備,目前由企業創始人袁玉珠的兄弟代行職務,生產秩序並未受到影響。
  但影響力波及中陽縣50%以上人口的中陽鋼鐵失去掌門人,仍讓眾多中陽人感到不安。“如果沒了中鋼(中陽鋼鐵),那麼多人咋辦?”一位中陽鋼鐵員工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呂梁本土很多公益項目是依賴這些地方企業的,比如學校很多都是企業建的,未來怎麼辦?”
  “過去這種教育事業依靠企業捐助的模式本來就是畸形的,政府沒有盡到應盡的責任,反而讓企業去做,這恰恰說明瞭呂梁地區畸形的政商關係。這正好是個機會,讓一切走上正軌。”上述呂梁籍媒體人楊先生表示,“目前無論山西的經濟還是呂梁的經濟,都處在很艱難的時刻,這是過去的政商關係留下的禍根。”
  公開資料顯示,今年一季度,呂梁市GDP總額為258.2億元,比去年同期減少0.1億元,成為山西四個GDP增長為負數的城市之一。而同一時期,山西省的GDP同樣陷入窘境,呂梁只是山西的縮影。
  “山西現在面臨重建,一次從官場到經濟方面的全面重建,山西比任何地方都需要公平的市場環境。”楊先生說。
 
創作者介紹

母親節

ll44lleo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